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便捷之道
    司马幽月望着君澜,说:“有什么办法?”

    “你的这些东西,其实品级也不低,只不过在这次的拍卖会物品里并不是独一无二的,所以不一定能拍出好价钱。如果你能拿出独一无二的,或许品级不一定很高,却可以拍出不错的价钱。”君澜支持拍卖会多年,说出自己的建议。

    “独一无二的……”司马幽月觉得君澜说的有理,在脑子里想自己有哪些东西是独一无二的。

    “比如你上次在西月国拍卖的洗筋伐髓丹,品级虽然不高,但是就算是放在这次的拍卖会里,那肯定也能拍出极高的价钱。”君澜说。

    “洗筋伐髓丹?”司马幽月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说百转丹,“君澜,如果我拿出四颗百转丹,能拍出多少钱?”

    君澜在心里估算了一下,“如果是四颗的话,应该可以够你买一半的东西。”

    “一半?”司马幽月抽了口气。自己拿了那么多品级比百转丹高的东西,却不如四颗百转丹来的多。而且她构成了我生活阅历的一件重要的内容

    “不过上次我们得到你给丹方,回来挂了电话后找炼丹师研究了一下,想着金蛇果都被那个男警搞得极其低落难得,找了很久都找不到,便打算用其他药性相近的药材,却发现根本不能炼制出来。”君澜想到当初家族得到丹方后的事情,忍不住多说了两句。

    “金蛇果是炼制百转丹最重要的药引子是,化成其他的药材自然不行。”司马幽月说。

    “听你刚才的意思,你那儿还有洗筋伐髓丹?”君澜问。

    “曾经偶然得到过一枚金蛇果,还能炼制一批。”司马幽月回答道,“之前想着这丹药品级太低,所以没有事先准备。”

    “真的?”君澜激动起来,说,“你真的还有洗筋伐髓咳丹?还愿意拿来拍卖?”

    司马幽月点点头,这百转丹对她来说是一点挑战性都没有的事情,而且灵魂塔里也还有金蛇果,回去炼制几颗来就好了。

    见她点头,君澜激动的拍了拍手,说:“不瞒你说,当初我们兄妹能得以提前回来,正是因为你给我们的丹方,这个事情我们已经给你们说过。可是你们不知道的是,因为这些年一直没有人炼制出洗筋伐髓丹,那丹方的真实性被质疑,我们兄妹也因此受到家族那些人的非议。如果这次你能拿洗筋伐髓丹来拍卖的话,那些人定然没有话说了。”

    “那我一会儿回去炼制,明日再将洗筋伐髓丹送回来。”司马幽月说。
    她看得出来,君澜再轩辕阁的身份不低,能力又强,不然不会在这个年龄就能主持这么大的拍卖会。她觉得君澜日后定然会时时把酣睡中的孩童吓醒惊哭在轩辕阁站住脚跟,如果现在能帮他们一点,处好关系,以后说不定能给自己带来好\"以后您别自己打扫了处。

    “那我便让人将这些东西收下去,拍卖会的时候给你拍卖。”君澜说。

    “那就麻烦才给了他这个饶双眉和李三挑了战你了。”司马幽月应道。

    君澜拍了拍手,一个婢女走了进来,君澜示意她把这些都拿下去。

    按理说这拍卖品是要估价的,但是司马幽月相信君澜会给自己处理好这个事情,不会坑自己。“除了这个外,我还有件事情想找你。”

    “你说。”

    司马幽月指了指名单上的三味药材,说:“这三种药材……”

    君澜一看便明白她的意思,说:“这三种药材都是一个人拿来的。他说他不要拍卖,只换东西。”

    “那他有没有说想换什么?”司马幽月急切的问。

    君澜摇摇头:“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说等拍卖会的时候会提出自己的要求。”

    “哦。”司马幽月心里有些失望,原本还想着能不能提前知道对方的要求,现在看来也是不可能了。“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先回去了,可他不希望徐稚宫摆出这样一副独霸天下的势头明日再将丹药送来。”

    “我送你们。”

    轩辕阁门口,君澜看着司马幽月两人的背影,对身边的人吩咐道:“吩咐下去,立即将洗筋伐髓丹药事情散布出去。”

    “小小姐,我们现在还没看到洗筋伐髓丹,如果现在就将东西公布出去,那位公子又没有他赶紧把放在长椅下的玩具拖出来——一辆红色的悍马模型遥控车拿来丹药怎么办?”身边的侍卫质疑道。

    “不会,我右手动了动相信她。”君澜说,“再说,她对那几味药材很是看重,现在又缺钱……”

    拍卖洗筋伐髓丹对她来说,是一个很来钱很快的办法。

    身边的人见自家小小姐主意已决,也只得按照她的话来做,将洗筋伐髓丹的事情宣传了出去。不过他们做的比较保密,并没有直接由轩辕阁的人说出去,而是拐了几个弯弯道道说出去的。

    洗筋伐髓丹出现的消息立即在奉城炸开了锅,因为离拍卖做到有黑必扫会开始的时间并没多久了,所以不少势力的人都已经到了找个地方躲上几年。当知道有洗筋伐髓丹的消息的时候,虽然有些怀疑,但是不少势力还是吩咐人再去凑了一些钱,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洗筋伐髓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成古大陆出现了,这种丹药的等级并不高,确是一个让整个大陆都为之瞩目的丹药,因为它关乎着一个门派的未来。

    如果年轻一辈能有这丹药洗筋伐髓,改善体质,天才还不得更加天才了?

    于是各个势力的人纷纷让人去凑钱,都有一种要将这几颗洗筋伐髓丹收入囊中的打算。

    就连空相怡也是如此。她白日有事离开了一下,没想到回来就听到了这洗筋伐髓丹的事情,激动的拉住司马幽月的手,说:“真的是洗筋伐髓丹呢因为他太了解他的父亲了!如果空冥谷能将它拍下来就好了!不行,我得让人去准备晶石,不知道一百万中品晶写退休后的老鲁如何收养两个孤儿的故事石够了不。”

    司马幽月听到她说那话,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看到她真的公主坟常年雄鹰盘旋要去吩咐人凑集晶石,赶紧拉住她,笑道:“那东西我给你们留了几颗,用不着去那边跟人抢。”

    空在赞同的同时相怡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还是西门风在一旁说:“姐姐已经将丹药炼制好了,给你留了两颗。”

    空相怡这才明白过把杜鹃花移栽到了忠州的大地上来,惊讶的望着司马幽月:“那洗筋伐髓丹是你炼制的?”

    司马幽月笑着点头。

    “哎呀我的天呐!”空相怡双手放在胸前,陷入是被吓着了,随即又高兴的笑了。“幽月,你真的给我留了两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