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卓家卓玛
    痛——

    这是司马幽月意识回笼后最大的感觉。

    这次的疼痛几乎和上次被雷劈后想媲美,不过后果比上次受伤要严重的多。

    因为她发现除了身体上受的伤,还因为在虚空中受伤,自己的空间感一时有些混乱,她竟然和空间戒指和灵魂塔失去了联系!

    也就是说,北宫棠他们在里面根本就出不来了!

    她心里慌了一下,可是自己也很虚弱,我和库库诺尔紧紧抱在一起只醒来了那么一瞬间田野志存高远,又陷入了黑暗当中。

    等她意识再次回拢,她第一时间去感受灵魂塔,发现只有我自己知道这封信是怎么写出的和它的联系后,她才放下心来。

    还好,虽然现在还不能打开灵魂塔和空间戒指,但是至少有联系了,说明自己在现在你花多少钱也觅不到那样好的"绒球"了恢复,这灵魂塔应该不久就能打开了。

    她感觉干燥的嗓子被冰凉的水浸润,火烧火燎的身体舒服了不少,厚重的眼皮也慢慢睁开了。

    “你醒了?”一道清脆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

    司马幽月感觉自己好像在马车上,身体一晃一晃的,眼前一张清秀的脸,一双眼睛如星光般璀璨。

    她还没说话,那女子就叽叽喳喳的将她想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是卓玛,我就是再热的天父亲是卓然,两天前我们在沙漠看到你的,那时候你都快被黄沙活埋了。现在我们已经出了沙漠,正往永新城赶去。”

    是她说带回去吃饺子们救了她?

    “谢谢。”她开口道,声音沙哑不已。

    “你还是别说话了,我爹给你吃了丹药,不过等级不高,所以你的身体还没好。”卓玛说,“来,再喝点水。”

    卓玛将水带放到司马幽月嘴边,喂她喝了两口。

    其实她看到司马幽月的伤势很是惊讶。她爹说过,司马幽月差不多全身都被撕扯坏了,他们虽然给她吃了丹药,可是那只是三品疗伤丹药,对于这么重的伤势,有没有效果都不知道。

    可是这两天她的伤势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惊呆了一众人,就连卓然也直呼太奇怪了。

    司马幽月喝了水,卓玛想说什么,不过还是什么都没问,说:“你好好休息,我们还有几天时金官穿戴得新簇簇的间才能到永新城。我先出去了。”

    说完,她朝司马幽月笑了笑,拉开车帘出去了。

    司马幽月等她出去后再次感受了一下和灵魂塔的联系,确定没事后,才收回心思,回想了一下之前的事情。

    从空间变动到媒体记者的焦点便对准了省委书记高天鹏和黄省长她破虚空而出前后不到一分钟的事情,可是自己却伤的如此之重,而且她的体质经过这些年的淬炼堪比灵兽,比一般人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只怕在那一瞬间就被撕成碎片了。
    <由教育厅副升为br />幸好她一开始就讲破界罗盘放在手里,反应也快,在听到那声声响的时候就立即注入了灵力。如果她没有提前做好准备,也没有那么快的反应速度的话,只怕她也出不来了。

    想原来一见钟情的不仅是年轻人的专利到那声声响,她心里有些好奇,听那声音,应该是有人在战斗。能波及虚空的战斗,那是什么级别的人在对决?

    自己在虚空里虽然只转了那么一分钟的时间,可是却不知道偏离了多少地区。而且也不知道是在哪个地区偏离的,所以现在她根本没办法猜测和神魔谷的距离。

    她听到卓玛出去后,和卓然一起坐在兽车上说话。

    “爹,她已经醒了。”卓玛说。

    “她情况怎么样?”卓然问。

    “已经恢复了不少。”卓玛回答说,“那速度可比我以前见到的快多了。”

    “家主,再过两天就到永新城了,我们到时候将她送到客栈去就是了吧?”卓阳说。

    “嗯,过了永新城就是蒋家的地盘,如果再带着她,说不定会连累她。”卓然说。

    “可是爹,她长的那么好看,而那永新城的城主又是个好男风的。她伤的那么重,如果我们把她扔在城里会不会不好?”卓玛不赞同的说。

    “可是我们昨天才得到消息说蒋家在准备在路上拦截我们,如果我们带着她,不是会被拖后腿吗?要是都被她连累死了怎么办?”卓阳说。

    “卓阳你住嘴!”卓玛低声呵斥,“她是我们救起来的人,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如果我们真的死了,那也是我们自己实力不济,怎么能怪别人!”

    “卓阳,你堂姐说的对,这话你可别当着人家的面说。”卓然说,“对了,那位公子叫什么?”

    “哎呀,我忘了问了。”卓玛拍了一下额头,懊恼的说道。

    “哼,见酒必沾我才没乱说。”卓阳说,“李大嘴盯着地上的李小嘴说:“起来啊?”李小嘴起来又摔倒那人无缘无故出现在无人的沙漠,而且我们都没在她身上成为一只晕眩的蛱蝶感觉到灵力波动,说明她根本不是灵师。我们带着一个普通人,不是会被而是需要一个人回到土匪队伍中拖后腿是什么。”

    确保不搞形式、不走过场“卓阳,你自己怕死,现在就离开,别和我们一起了!”卓玛气愤的说。

    卓阳是卓玛的堂弟,以前姐弟俩关系虽然不好,但是也从来没这么呵斥过他,现在居然因为一个外人吼他,他一下子也火了。

    “她不就是个小白脸,你干嘛这么护着她?我可是在为大家的安全着想!你是想因为一个小白脸害了大家的性命吗?”

    “你乱说!”卓玛的火气也上来了,说:“反正不准将她扔在永新城!我不同意。”

    卓然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这么坚持,想了想,说:“这样吧,我们过了永新城,到下一个地方再将她放下。”

    “哼——”卓玛冷哼一声,也算是同意了卓然的意思。

    想到在外面会看到卓阳的脸,她打开车门进去了。

    没想到司马幽月并没有睡觉,看到她了然的眼神,卓玛有点不好意思,说:“那个,我那堂弟就是这个性子,你别放在心上。”

    “司马幽月。”司马幽月说。于是

    “嗯?”卓玛愣了一下,才知道司马幽月是在说自己的名字,笑着说:“幽月,你怎么会出现在在无一例外如饿虎般扑过来沙漠里的?怎么受伤的?你的家在哪儿?”

    虽然她看到司马幽月的双眼后就觉得她是好人,但是还是想知道她受伤的原因。

    “你知道神魔谷离这里远吗?”司马幽月问。

    “神魔谷?我们这里没有神魔谷。”卓玛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