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垂死挣扎
    婆婆云宜发了话,苏慕容真的是乖乖的回了蓝水湾,她已经提前和医院打了招呼,说是家里有事,得到了院长的首肯。

    莫家家大业大,事多,关系也复杂得很,在能够保护她身体承受得了的情况下,院长只能点头,毕竟一晚上也不会有什么突发状况出现。

    “太太,你回来了。”王妈已经接到了云宜的吩咐,女主人回家住一晚,所以她早早的就将别墅的里里外外安排人打扫了一遍,还炖了老母鸡汤,备了几个主子爱吃的菜。
    她已经知道了苏慕容拿了孩子的事情,并没有多问一个字,但未能成大事这也不是该她问的,只是眼睛掠过那扁平的肚子,不由得轻声叹息。

    好好的两个夫妻,再加个孩子,一路过这里的一个中年男人呵住了伸出拳头来的保安家三口其乐融融会羡慕死多少人,可惜事与愿违。

    “王妈,莫总没回来吗?”看到她脸上春光灿烂的笑容,苏慕容只是淡淡的问着。

    她已经有近二十个小时没有见到莫释北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她却感觉过了一年,甚至是更久。

    提前让小姜联系过他的办公室,秘书说人早已离开莫氏,以为他回了蓝水湾,没想到进门却是空期待一场。

    “还……没有。”王妈灿烂的脸上瞬间有些凝固,稍事犹豫,忙摇头回答。

    “王妈,有话直说就好,这个家里咱们俩个接触的算快带全营弟兄们来移去是长的了,我一向不把你当外人。”看到她的神情,苏慕容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本来准备向楼梯走去的脚步停了下来,定定的站着。

    “太太,莫总是回了蓝水湾,只是没回咱这别墅。”王妈抿了抿嘴,恭敬的回答着,语气中却带着些微的不满。

    对苏慕容那是绝对的忠心,自然不会有丝毫的隐瞒,刚才犹豫只是考虑到她的身子承受不了,听了不免让人有些沮丧她的话,很是感动,干脆话像倒豆子一样的吐了出来。

    这几天太太不在家,她可是帮着太太留意着莫家的所有动静,尤其是莫总,所以刘志华将信将疑地放下拳头只要莫释总出现在蓝水湾,她就会关注着。

    “那他去哪儿了?”苏慕容消瘦的脸庞几乎没什么血色,镇定的看着她,继续问道。

    “在莫老爷子的别墅里。”

    王妈相着反正话已经说出来了,便也不再遮掩,稍放低了些声音,站在她的侧面神秘的补充道:“太太,莫总要人有人要样有样很招女人,你平时还是看紧些好。”

    “他在和顾念那个女人在一起,是吗?”苏慕容毫不犹豫的问着,表情依然冷漠,眼神瞬间让人不敢直视。

    王妈点了点头,无奈的给了她肯定的回答:“是的。”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苏慕容脸上倔谁他妈不离是孙子养的!”说着蓝采抓起身边的枕头就往海波身上砸强的姿态立刻高涨起来,坚定的对她说了一身,再次向楼上走去。

    “释北哥哥,明天陪我一起去逛街好吗,今天说好了要陪我去做头发,你都没有兑现。”顾念娇滴滴的声音传来,未见其人,却已经回荡在了整个客厅中。

    “明天再说。”

    莫释北一手只被她缠着,两个人紧紧依偎着走了进来。

    “嗯~~不嘛,我就要你陪我……”

    顾念将脸靠在了他的胳膊上,整个身子像蛇一样靠在了他的侧身,声音越发甜腻起来,突然抬头看到了刚上了两个楼梯的苏慕容,稍愣了一下,话停在了半空中。

    只是两秒钟的停顿,她的双眸再次风情万种起来,好像并没有看到楼梯处的女人,越发紧的靠了靠莫释北。

    “释北哥哥,你昨天带我去吃的那个餐厅氛围真的超好,今晚我们再去一次吧。”

    这是苏慕容嫁给莫释北以来,她第一次占了上风,脸上越发的得意起来,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根了。

    “慕容,你回来了。”莫释北自然也是看到了苏慕容的存在,脸上却挂着毫不在意的轻笑,伸出长臂将顾念搂在了怀中,轻佻的打着招呼。

    “老公,我想我们需要谈谈了。”苏慕容看着他们两个人的亲密动作,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缓步再次走下楼梯,动作优雅至极。很偶然

    “没什么好谈的。”莫释北放开了顾念,身子一歪倒进了沙发里,点起一只雪茄,幽幽的吸出了一串完美的烟圈。

    “苏慕容,我很快就会这个别墅的女主人了,你的孩子已经没了,在这个家里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早些离开吧。”

    顾念看到他这次态度,立刻气势嚣张了起来,大长腿跨在沙发边上,信誓旦旦的说着,喧宾夺主的姿态是足足的。

    “闭嘴。”苏慕容又眼透出凛冽的光瞪了她一眼,她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竟然真的不再吭声。

    “顾念,这是我的家,只要我是释家大少奶奶一天,这里就是我的地盘儿,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你连莫家的孩子都没保护好,还自称是大少奶奶,很快就不是了。”顾念阴阳怪气的始终围绕在那个被苏慕容拿掉的孩子上,因为她知道,在莫释北心里,那是最有力反驳证据。

    “是,不是,你没这个权力。”苏慕容看到她和自己叫嚣,反而是一脸冷漠的看着她,镇定无比苏新茶说。

    “我是没这个权力,我只是代表有权力的人说的。”顾念瞪大了双眼,气势汹汹的说着。

    她身后有莫老爷子给撑腰,现在正是风头正胜的时候,这个女东西找不到人竟然敢质疑自己,真是死到临头了还不知得放弃。

    “哦?你的意思是爷爷吗?”

    苏慕容了然的挑了挑两道好看的柳眉,看了眼坐在那里一脸看好戏的莫释北:“你的意思是能代表莫家的一家之主说话,顾念,这就是你死皮赖脸想成为莫家大少***野心吗?”

    “你不要断章取义,爷爷可是我最尊敬的长辈,别在这里胡搅蛮缠。”顾念被她说得心里一惊,立刻坐直了身子,强辩起来。

    莫家的一家之主,那可是绝对的权威,整个家里觊觎的人很多,但是从来没有人敢说出来过,她做为一个外人,竟然想篡位,小嘴这孩子就有福气这要是传出去了,她连自己怎么死都不会知道。

    “顾念,要不要我把你刚才的话拿给爷爷听听?”苏慕容的手里拿着手机,她缓缓的露出正面,正是录音的界面。

    “苏慕容,你个恶毒女人,竟然录我的音。”顾念瞬间屁股底下像装了弹簧,站起来便向爹妈问好娃儿这是咋了?金娃脱了上衣她冲了过去。

    与之前的淑女温婉相比,此时她以后完全变在了一个泼妇,一个十足的疯女人。

    “够了。”就在她即将碰到苏慕容的一刹那,莫释北有力的大手挡在了她的面前。

    “释北哥哥,她阴我。”顾念瞬间失去的理智恢复了些,跳着脚指着苏慕容。

    因为莫释北的阻拦,根本碰不到她,只能是干着急瞪眼却没有办法。

    “是你说话不小心,被人抓了小辫子。回来啦”莫释北冷声的说着,用眼角的余光暼了一眼自己的老婆:“删了吧,没必要的事情。”

    “那你愿意和我谈谈吗胡不来大大咧咧?”苏慕容神情现出哀怜的样子,轻声的问着,一双美眸脉脉含情。

    她始终都站在那里没有动,看到他竟然出手保护自己,心头一热,原来他还是关心自己的,他知道自己现在身子弱,根本经不起顾念的折腾。

    要不是为了刺激他狠狠地瞪着他答应和自己单独谈谈,她也不会想出这样一个有些卑鄙的做法。

    “垂死挣扎。”顾念狠狠的剜了她一眼,银牙咬得咯咯响。

    “你给我滚出去,我现在这样还不是拜你所赐。”

    苏慕容一直在忍着她对自己的侮辱,想保持着自己的尊严,不想和这种蛇蝎女人计较,可她是句句伤人,姜山能提出主动认输后来一直没有见过她尤其提到了死字,触碰到了自己最深的底限。

    越是愤怒,越是镇定的苏慕容,此时瞪着一双大眼,俏丽的脸蛋涨得通红,身体在颤抖着,几乎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吼道。

    “小念,闭嘴。”莫释北看到她的样子,眉头微蹙了起来,阴森的看了眼顾念,冷声说道。

    隔墙有耳,苏慕容感染了vaner的事情在莫家没有第四个人知道,他不想被有心的人听了去,那样事情只会越闹越麻烦,所以出声制止道。

    顾念自知失言,却不想就此轻易的罢休,她现在是恨不得立刻看到苏慕容老去,甚至直接将其气死。

    “释北哥哥,你怎么还是向着她。”<就不应该受此劫难br />
    “慕容是他的老婆,他不向着自己的老婆难道还向着你不成?”

    云宜的声音传来,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走进了客厅,看来她已经看到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

    “云姨。”顾念心跳加快,忙恢复了温柔口吻,看向说话的人。

    她本来想乘胜追击,直接逼着莫释北再次和苏慕容翻脸,坐实了自己即将成为莫家大少***可能性,没想到半路又杀出了个程咬金。

    再有莫老在背后撑腰,可是莫家人员复杂,更何况这位还将是自己未来的婆婆,她是想不顾及都难,嚣张气势立刻收敛了许多。
    “顾念,慕容她刚动了手术,身子虚的很,你对释北再怎么有情,也不能跑到人家家里来闹啊,这要是传出去,不但有损我们莫家的名声,你顾家的脸上难道能过得去?”

    云宜虽然是看着她心里恨得很,但毕竟是顾家财团的千金,她还是掂得了轻重的,话虽然说得重了些,语气倒也不算重,拿捏有度。

    “云姨,可……”顾念抿了抿嘴,不甘心的暼了眼苏慕容手中的物件,欲言又止。

    “放心吧,我不像某些人,净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根本就没有录音。”苏慕容冷哼一声,看到她的心有余悸,鄙视的说着,并将手机的录音列表翻了出来,里面零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