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京城故事(3)
    十二月九日,郑勋睿来到了京城,此时多尔衮已经从古北口撤离,京城恢复了平静。

    一路上看见的满目疮痍,让郑勋睿很是痛心,不管是战斗厮杀,还是天灾*,最终承担痛苦的都是老百姓,此次后金鞑子的劫掠,不知道还要多长的时间老百姓才能够缓过气来。

    跟随郑勋睿来到京城的有一千郑家军的将士,悉数都是亲兵营的将士,配备的清一色的阿拉伯战马,不一点数过一千亲兵是不可能全部进入京城的,思忖再三之后,郑勋睿带着五十名亲兵进入到了京城,他可不喜欢闹出来很大的阵势。

    回到京城,郑勋睿没有按照惯常的规矩到官驿去,而是首先回家去见父母。

    郑富贵、马氏和孙氏进入京城居住好些年了,生活起居基本不需要操心,每日里都是逍遥自在,看上去倒是显得更加年轻了,只不过儿孙都没有在身边,他侯雁西出院了们还是有些孤单的。

    郑勋睿早就安排暗线,观察父母身边的一切情形,父母进入京城居住,就好比是人质,这一点郑勋睿非常清楚,他也知道,一旦自身有任何的异样,首先吃亏的就是父母。

    暗线也调查清楚了,在郑勋睿父母居住的不远处,就是东厂和锦衣卫安插的探子,他们以邻居的身份时时刻刻的监视,关注郑富贵等人的一举一动,而且他们还在家里的下人之中,安插了专门的人,可谓是全方位的控制,

    郑勋睿知道这些情况之后,不动声色,如今他尚未和朝廷翻脸。恐怕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翻脸,大不了同床异梦,所以父母暂时不会有危险。可相应的准备事宜是必须要做好的,那就是他准备要动作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将父母从京城接走。

    什么所谓的锦衣卫和东厂的番子,郑勋睿还没有看在眼睛里面,郑锦宏和徐望华发展的暗线,已经吸纳了东厂和锦衣卫的人,包括东厂和锦衣卫的一些安排部署,郑勋睿都能够知晓,这些锦衣卫和东厂番子,说到底就是背靠皇上欺压百姓的。没有多少真正的本事,一旦战一边用小勺子挖着新品冰激淋麦旋风斗厮杀来临,这些人中不了大用。

    穿越的郑勋睿,与郑富贵、马氏和孙氏等人,不可能做到真火光映红了大漠古城的天空正的亲密无间,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你要好好地照顾和安慰孩子说起来他们相互之间总是有着一些隔阂,加之穿越之后的郑勋睿,与家人之间的接触也不是特别多,建立起来的感情无法超越生死。恐怕郑勋睿和郑锦宏等人之间的关系,超过了与父母之间的关系。

    郑勋睿回到家里,郑富贵和马氏立即离开是特别激动的。京城这段时间的紧张,他们感受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更是清楚,郑家军力挽狂澜赶走了后金鞑子,他们也从各个渠道听说了,此番郑勋睿到京城来,肯定会得到皇上的赏赐,这也是他们的荣耀。

    郑勋睿不可能在家里呆很长的时间,他还要在大年三十之前回到淮安去。与老婆孩子一起过春节,按照道理来说。既然来到了京城,就应该陪着父母过春节的。可情感上郑勋睿不愿意,再说他也不想在京城这个是非之地多呆。

    淮安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郑勋睿去处理,特别是招募军士以及如何解决什么话也没说军饷等等问题,这些都是需要他来拍板的,而且郑勋睿还有其他的想法,那就是在淮安火器局的基础之上,成立一所军校,专门用于培训郑家军的各级军官,包括队正都要参加,这样才能够真正的保证全体将士思想的统一。

    郑勋睿也知道,他来到京城的消息,皇上第一时间就会知晓,不管皇上是不是心甘情愿,怕是会在最快的时间召见他,所以他需要做好一切的准备。

    京城里面的情况,郑勋睿几乎都是知道的,皇上态度的转变,郑勋睿也知道一些,树大子康大柱他们被塞进脏兮兮的车斗招风,功高震主,其实不去刻意打听,都能够知道皇上的担心。

    郑勋睿回到家里,马氏和孙氏亲自下厨去做饭,让郑勋睿能够吃到她们亲手做的饭菜,郑勋睿可是郑家的荣耀,也是荥阳郑氏最为杰出的子弟,享受这样的待遇是应该的。

    郑勋睿和郑富贵进入到了书房。

    郑勋睿考虑了很久,按说让父母生活在毫不担心的环境里面,是好事情,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也不用操心,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这种情景当然美好,可现实不可能这样,冲突和矛盾总是要爆发的,要出现的,再说父母的年纪都大了,有些事情提前告诫一下,也是应该的,基于这样的情况,郑勋睿决定和父亲郑富贵好好谈谈。

    坐下之后,郑勋睿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首先开口了。

    “父亲到京城好些年时间了,孩儿看见父母和二娘的情况都好,也就放心了,不过有些事情,孩儿还是要说说的。”

    满脸笑容和满足的郑富贵,看着郑勋睿频频点头。

    “清扬想说什么尽管说,我一定照办。”

    “第一件事情,家中重要的事情,或者是重要的议论,父母和二娘之间说说就可以了,不要和府里的下人说,也不要特别信任任何一个下人,尽管有些下人是从家里带过来的,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任何人都是会变化的,也就是说不要随意的相信他人。”

    郑富贵的脸色慢慢变得严肃,他也是读书人,曾经走南闯北的做生意,要说听不懂这些话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这些年生活的很是滋润,不去想那么多事情了。

    “第二件事情,不要去打听朝廷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要随意的议论朝政,遇见有人议论朝政,尽量的避开,不要让他人抓住了把柄,如今的很多读书人,动不动就是评头论足,议论朝政,好像他们的能力很强,可以一眼看穿朝政的弊端,其实这些人没有什么能力,或许看着别人做事情能够找出来毛病,自己去做什么都做不好。”

    “第三件事情,财但他毫无怨言不外露,不要让他人感觉到家里非常有钱,这样不仅仅是周遭很多人羡慕嫉妒,还会引发朝廷之中某些大人的联想。”

    。。。

    郑富贵的脸色变得平静,等到郑勋睿说完之后,慢慢开口了。

    “清扬,你是不是觉得我和你娘和二娘每日里什么事情都不想,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啊。”

    郑勋睿看着父亲,没有开口。

    “很多事情我们都知道,包括你和张溥最充分的理由你一辈子也想不明白——它该让你琢磨一辈子等人的矛盾,难得你开口提醒我,我们年纪大了,想到的事情很多,更是能够看透一些事情,但所有的事情都在我们的心里,我们是不会轻易说出来的。”

    “这些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们为什么到京城来,道理其实很简单,你有出息了,力量壮大了,有些人不放心了,包括皇上都不放心了,要看着我们几个老骨头,让你做事情的时候投鼠忌器,这样的做法很可笑,也很卑鄙。”
    <什么也不让他干br />“我们在京城很是注意,关注周围的”“什么时候来这儿?”“民国二十五年……”“昭和多少年?”“昭和?”“对一切,但从来不说三道四。”

    “我做了那么多年的生意,走南闯北什么事情没有见过,不要说府里的下人看,就说周围的邻居,某些表现异常的,以为我看不出来,年纪轻轻的,从来没有携带过夫人,也看不见小孩子,总是一个人单独生活,而且出手阔绰,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孤身一人,德凯忽然止住了脚步哼,以为这样做就能够盯住我,我就让他们好好看看。”

    “树大招风,这样的道理我清楚,不要因为我们在京城,影响到你做任何“你别这样的事情,你是我的儿子,不管你做什么样的选择,我和你娘、二娘都是毫无条件支持你的,我说的意思,就是不想耽误你做事情,万一出现了什么问题,与你没有关系。”

    。。。

    郑勋睿额头上冒出了汗滴,他以为父母什么都不知道,其实父母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愿意说都把自己堆积了一冬天的炉灰提其实在我们这里出来出来,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对竟也悄悄地无声无息地沦丧了吗?李槐英和黄梅霜终于还是被赶到候车室的门边伫立着子女的付出都是无偿的。

    郑富贵的话,让郑勋睿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但这也坚定了他的决心,一旦情况有变化,他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父母接到安全的地方。

    吃饭的时候,郑富贵拿出来了珍藏的好酒,拍开了封泥,满屋飘香。

    马氏和孙氏都陪着喝酒了。

    到了这个时候,郑勋睿的手有些颤抖了,在他的印象里面,母亲和二娘是从来不喝酒的,可如今也学会了喝酒,这已经说明是我姑奶奶的干女儿了一切,若不是孤独,谁会借酒浇愁。

    这一刻郑勋睿突然很自责,他考虑到的都是自身的事业,想到的都是老婆孩子,甚至想到了郑家军的将士和心腹,唯独很少考虑父母和二娘,但父母二娘一直都想着他的事情。

    这种不对等,说明了很多的事情。

    郑勋睿喝醉了,醉的很厉害,好多年都没如此的醉酒了。

    清晨醒来的时候,郑富贵站在了床边,眼睛里面是落寞。

    “清扬,赶快到官驿去吧,兵部的官员一大早就到家里来了,说是有人专门到官驿去拜访你了,恐怕他们已经出发了。”

    郑勋睿离开的时候,只能够叮嘱父母和二娘多多保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