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以假乱真
    卢象她的心里不免一阵悲凄升的感觉非常好,顺利拿下沁阳县城,让他觉得流寇不堪一击,和以前是完全不能够比较的,毕竟李自成和张献忠等人的精锐,被郑家军斩杀殆尽,从四川夔州和播州逃离的时候,跟随的人不过数百人,如此短的时间之内,想要聚集大量精锐的军士,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卢象升没有认真思考,为什么流寇以前都是那样低调,如今却显得高调很多。

    占领沁阳县城仅仅两天时间,大军就再次出发了,这次他们的目标是直指南阳府城。
    卢象升留下一千军士驻守沁阳县城,等候高起潜率领两万中军到来。

    内心深处,卢象升对高起潜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他与高起潜之间的矛盾已经出现,想要在战斗之中齐心协力,那是做不到的,再说高起潜也没有指挥大军作战的能力,如此的情况下,他索性率领大军展开进攻,打败甚至是剿灭了流寇,这战功与高起潜就没有多大的关系。

    从沁阳县城出发的时候,卢象升再次给监军高起潜写信,无非是要求中军要加快行军的速度,尽快抵达南阳府城,前军与中军会和之后,共同拿下南阳府城,剿灭流寇。

    这个时候,卢象升写这封信,已经是托词,他知道中军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赶到南阳府城,或许等到中军抵在大老板的催促下达的时候,前军早就拿下了南阳府城,流寇已经被打的大败。

    崇祯十年十二月初七,八千八百军士,跟随卢象升出发。

    离开县城的时候。卢象升回头看了看城墙,有一种志得意满的感受,他就要创造辉煌了,担任五省总督以来,费溪万朱志平急忙上前扶住她的肩念俱灰总是想着能够彻底剿灭“营长流寇。如今马上就要面对流寇之明白了二皮的意思中最为重要的首领李自成了,只要能够斩杀甚至是生擒李自成,他的威望将达到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大军行军的速度不是很快,卢象升还是很小心,他派遣了大量的斥候沿路侦查,八千多军士始终是一个整体。依照天雄军的战斗力,就算是在野外遇见大规模的流寇,也足够应对,大军主要的目标是南阳府城,路上不需要耽误太多的时间。

    这一次的行军。与刚刚进入到沁阳境并没因为你跟我们分开了就不管你内的感觉差不多,一路上几乎没有见到什么流寇,若说刚开始进入到南阳府境内没有看见多少流寇,卢象升内心还有些疑虑,这个时候就是自信了,他认为流寇是害怕朝廷大军的,撤离的速度是非常快的。

    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会产生完全不同的心境。

    行军仅仅一天的时间。卢象升就下达了命令,大军加快行程,他很担心流寇会选择逃离。那样大军赶到南阳府城之后,拿到的也就是一座空城。

    大军加快了行程,斥候的侦查相应也少了一些。

    十二月初九,天快黑的时候,大军距离社旗不足十里地了。

    夜晚的时候,派遣出去的斥候。迅速前来禀报,在社旗发现了流寇的踪迹。

    这让卢象升兴奋起来了。斥候禀报流寇的人数应该是不少的,完全不同于在沁阳城外的小股流寇。

    仔细看过地图之后。卢象升做出了判断,流寇在社旗是想着阻止朝廷大军的行程,他们的目的是想着保护南阳府城,或者是让南阳府城的流寇有更多的时间撤离。

    这一夜,卢象升下达了不少的命令,总体归纳起来,就是速战速决,解决阻拦大军行程的流寇,尽快抵达南挖地为生阳府城。

    十二月初十,卯时。

    大军出发,朝着社旗而去。

    作战的命令早就下达了。

    八千八百军士以急行军的速度,朝着社旗冲去,不足十里地的距离,一刻钟之内就能够抵达,卢象升在队伍的最前面,左右的亲兵紧张的注视周围一切,时刻准备护卫。

    前方密密麻麻的流寇,让卢象升大为吃惊。

    流寇已经摆好了阵势。

    看来流寇是准备好好的厮杀一番了,这符合卢象升的想法。

    两军对垒,卢象升的眼睛微闭,他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形,以前流寇是绝不会如此和朝廷大军对垒的,特别是面对郑家军的时候,流寇被打怕了,见到郑家军都是望风而逃。

    卢象升举起了手中的宝剑。
    战鼓瞬间擂响,不仅仅是朝廷大军的战鼓,流寇的战鼓也擂响了。

    黑压压的箭雨瞬间出现,红色和白色的两股洪流,开始了冲锋。

    强硬的弓弩呼啸着冲向流寇,随之出现的惨叫声,弓弩强大的冲击力,甚至将战马都直接掀翻了,马背上的流寇,自然也无法活命了。

    缺乏弓弩的流寇,所能够依靠的就是弓箭。

    不过弓箭造成的伤亡,不是很大,骑兵冲击的速度非常快,除非是在马背上发生弓箭,否则效果不可能很好的,从个人的军事素质来说,流寇肯定是比不上天雄军军士的,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骑兵之间的对决,流寇也不可能占据优势,卢象升率领的一万大军,全部都配备有战马,其中五千天雄军,更是骁勇的骑兵,这绝不是流寇能够比拟的。

    冲锋之中的天雄军和流寇,伤亡比例用肉眼就可以看清楚,很多的流寇倒下,但天雄军倒下的人数很少。
    你明白会发生什么
    红色和白色的洪流撞击在一起的时候,巨大的响声出现。

    白色的洪流很快被撕开。

    天雄军在两军对垒之中,瞬间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李岩手持单筒望远镜,脸色异常的严峻,他不是很相信闯王李自成关于天雄军骁勇的判断,在他看来,只要组织得当,辅之以兵力上面的优势,打败甚至歼灭官军是手到擒来的,官军不是三头六臂,李岩甚至想着,是不是能够利用两万前军,对官军形成包围,甚至是提前剿灭官军,故而这一次的社旗之战,李岩是下了决心的,与官军正面对垒,看看官军的战斗力究竟如何,可是战斗的情也就是晁承志、晁承兴的姑姑况,让他大跌眼镜,义军的骑兵,在天雄军的冲击之下,不堪一击,这就好比是成年人和小孩子之间的博弈,胜负没有丝毫的悬念。

    这一刻,李岩清醒过来了,他终于明白闯王李自成的意思了,当初李自瘫坐在草皮上成决定押上所有的义军,足足八万人,对阵官军,李岩觉得没有必要,这是小题大做,想在看来,是闯王李自成有着先见之明。

    厮杀仅仅开始了一刻钟的时间,义军已经无法抵挡官军的进攻,骑兵的队形全部散了,而官军则是有条不紊,越战越勇。

    不能够耽误时间了,李岩对着身边的军士开口了。

    “命令红娘子马上撤退,绝不要恋战,撤退的速度越快越好。。。”

    红娘子的感觉一样,想不到官军如此的骁勇,她麾下的大军,根本不能够抵挡官军的进攻,厮杀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无法坚持,一些军士已经显露出来畏惧的神情。

    要不是李岩的命令,红娘子恨不得亲自上阵。

    李岩的命令传来的时候,红娘子心有不甘,她最为精锐的三千军士,尚未发起冲锋,相信这三千人冲锋加入战团之后,一定能够摆脱溃败的局面。

    不过命令是不能够违背的,前军的主要任务她把那里彻底收拾了一遍,就是引诱官军,再说闯王李自成率领的大军,形成的伏击圈,距离这里不过五十多里地,前军的电话任务就是将官军引诱到伏击圈之中,接着会同中军,对官军发起全面的进攻。

    不甘心之中,红娘子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让红娘子和李岩都没有预料到的一幕出现了。

    撤退命令刚刚下达,义军就如同潮水一般的转身退却,将后背留给了官军。

    撤退的部署,早就落实下去了,必须有条不紊的撤退,不能够各自撤退。

    发现情况不对,红娘子准备率领身边的三千精兵冲锋了,让义军顺利撤退。

    就在这个时候,李岩骑马来到了她的身边。

    “迅速撤离,不要管前面的部署了。”

    虽然都在战马上面,李岩还是拉了红娘子的胳膊。

    要强把砖块搬到自己家里垒猪圈搭狗窝的红娘子,本来准备开口说话的,可被李岩拉了一下胳膊,脸色通红,什么都不说了,调转马头开始撤离。

    厮杀开始的时间不长,卢象升一直密切的关注战局。

    流寇的战斗力的确孱弱,可谓是不堪一击,这让卢”赵时敏点点头象升的决心更加的坚定。

    撤离的流寇如同潮水一般的败退,卢象升果断的下达了追击的命令,长期厮杀的他,能够看出来流寇的确支撑不住了,此刻追击,一定能够获得大胜。

    能够尽量多的斩杀流寇,这也是好事情,至少这些流寇不能够退守南阳府城了。

    总追击的命令迅速下达,八千多大军也如同潮水一般的追过去了。
    <最基本的一点就是领会领导意图br />卢象升同样没有犹豫,跟随大军朝着前面冲锋了。

    。。。

    李岩和红娘子做梦都想不到,正是因为他们的不服气,因为他们想着和官军好好的厮杀一般,让前军在付出重大牺牲的同时,完美的完成了诱敌深入的任务,让卢象升彻底相信了义军没有战斗力,不堪一击。

    相对于将官军带入到伏击圈,前军付出的牺牲根本不算什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