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想去公司
    别说是莫释北的温柔相待了,不摆着张冰块脸就不错了。

    “都怪你啊,不然今个就不会被审视了。”苏慕容开始挑莫释北的刺。

    要不是莫释北把她的手机给关机了,也就不会出这么一档子事情了。

    莫释北耸了耸肩,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还提这些干”天天把帽子掀了下来扔在旁边的石头上嘛?

    苏慕容只是不想在莫家那么多人面前还得受着莫焦急地等待诊断结果老的下马威,那个感受还真是不好。

    虽然她在莫家没有得最过什么人,但是并不代表他们能够长眼的不得罪她。

    “好了别想了,就那么点破事。”莫释北显然对于这次的事情也是不满。

    明明就是没有接到电话而已,却被何淑芳把小事拉扯到这么大,真的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恩。”苏慕容也觉得是这样。

    扶着苏慕容坐在床上,莫释北有些担忧的问道:“感觉身体怎么样?”

    之前一直是站着,莫释北还真的是担心她现在的状况不行。

    苏慕容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有些埋怨的说道:“你怎么成一个话唠了,还是婆婆妈妈的。”

    莫释北的脸一黑,然后起身就准备走出去。

    苏慕容赶紧拉住他,然后不满的问道:“你去哪里啊?”

    莫释北冷哼了一声道:“你不是嫌我唠叨吗?那我还是离你远点吧。”
    “哎别别别啊,老公快回来。”

    苏慕容在心底偷笑一声,这莫释北还耍上小孩子脾气了,傲娇个什么劲!

    实际上莫释北是没打算离开,就是想逗逗她而已。

    毕竟苏慕容当初被下毒,就是他没有仔细照顾她,才被人下了毒手。

    等等,照顾……
    莫释北心不在焉官场就像赶班车呀的坐在苏慕容的旁边,仔细的斟酌了一下这个词。

    这种只有近身时候才会有下毒的机会,可是真正可以近身苏慕容的,却没有几个人。

    莫释北又不可能直接问她,那样就会打草惊蛇让她起了疑心了。

    而苏慕容却发现莫释北一脸神游的样子,还以为他还是因为刚才她说的那句话生气呢。

    “好了好了,你都多大了,别生气了。”苏慕容笑出声来。

    她还蛮喜欢看莫释北这个样子,别扭的就像是一个得不到糖吃的小孩子。

    莫释北看着她的笑颜,也就把要堵住她嘴的话给咽了下去。

    不过他要是知道苏慕容是怎么比喻来形容他的,估计得气个半死。
    这么成功
    二人闲聊了一会,房门就被叩响了。

    苏慕容疑惑的看了眼莫释北,这个时候谁会来?

    “估计是莫杰森吧。”莫释北说道。

    苏慕容给他使了个眼色,然可现在推后了十多天还不来后莫释北就就像生病一样起身去开门。

    门口那个高大的身影果然是莫杰森,还真是让莫释北给猜对了。

    “大哥大嫂,抱歉来打扰你们了。”莫杰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他还没隐隐中还嗅到一种沉檀香气离开就看到这二人是一起回来的,他过来是因为担心苏慕容的身体。

    因为方才可是有听到苏慕容好像这两天去了医院还是怎样的,因此也就顾不得什么破坏他们恩爱了。

    “没事啊。”苏慕容笑了一下。

    “杰森,怎么了?”莫释北把门关上,然后让他坐在椅子上。

    莫杰森正襟危坐,然后看着苏慕容的脸盯了这也是她到河阳后半响。

    若不是这莫杰森和他们在平我害怕一切熟悉的和陌生的人日的关系就比较好,也没什么特殊的想法,莫释北早就一拳上去了。

    苏慕容看着他轻轻挑了挑眉,然后问道:“怎么了?这么看我干吗?”

    莫杰森支支吾吾了半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嫂子,你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吧。”

    苏慕容笑了一下,知道他是关心自己,还是各种含蓄加害羞。

    “没事的,放心吧。”莫释北冷声说道。

    “你们去医院正当大家伙高兴的时候了?”莫杰森又问道。

    莫释北点了点头,抢在苏慕容之前说道:“产检。”

    苏慕容的嘴角抽了抽,实际上莫杰森知道也是没什么关系的,只是这厮还就是不说。

    不过说了也估计又是一番听得耳朵都生茧子的叮嘱,还不如这样。

    莫杰森这才放下心来,毕竟莫老爷子可是很在乎这个孩子的。

    “那大嫂,我看你还是乖乖在家呆着吧,否则你要是真怎么了呀,我们可就得全遭殃。”莫杰森调笑的说着。

    苏慕容瞪了他一眼,这莫释北已经是要限制她的出行了,这可如何是好?

    “我已经跟你春麦已经不习惯十九间房的潮湿气候了大嫂商量过了,就让她在家呆着。”莫释北冷冰冰的说着,丝毫不在乎苏慕容的感受。

    苏慕容听闻险些就是要炸毛,她怒瞪着莫释北,手指险些是要指到他的鼻子上去。

    莫森杰叹了口气,这还真是一物降一物,能敢这样对莫释北的人摆着手指头都能数的清了。

    “不行,我要去公司。”苏慕容有些焦急。

    这公司的事情不能放下,今天这发生的事情,却让她觉得。

    若是苏家真的跨了,那她在莫家,可就是一点地位都没有了。

    再说莫老爷子一直是想让顾念嫁3心神不宁的在房间里熬到天黑进来,若不是这个孩子来的是恰到好处,估计他们也不会顾及她的感受。

    她现在的主要目的就是,一,保住肚子里的孩子,等他平安生下来。

    二,就是赶紧把苏家扶持起来。<老许能让她不再孤单br />
    苏家若是真的在商业场上重回往日雄风,想来莫家也不会这般的肆无忌惮。

    她在莫家的地位也不会像是现在这样岌岌可危,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

    但是实则四面却都是一个个拿着枪的敌人在瞄准着她,尤其是那个看似温温柔柔的顾念。

    她心里的那点小九九就差是摆到苏慕容的面前来了,就是想嫁给莫释北。

    苏慕容可是一个有感情洁癖的人,又怎么会让莫释北娶别的女人。

    但是这种事情真要逼急了莫老爷子,就算是莫释北不想娶,那也由不得他了。

    离孩子却就是这个黄昏生下来还有七八个月的时间,她要用这时间来让苏家正式运行起来。

    可是苏慕容不知道的是,她腹中的孩子,和可能都生不下来。

    “苏慕容,你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你当时在公司不是答应我答应的好好的?”莫释北不悦的看着她,很不满意她这句话。

    苏慕容皱了皱眉,她语气生硬的说道:“刚才的情况你也是看到了,我在莫家是什么样的地位和身份你也知道。”

    起止是这样,明里暗里的事情可并没有少对她做。

    只是她把人际关系处理的很好,并没有和莫家的哪个人关系特别好,但是也没有闹僵。

    属于是两头都在绷紧,也随时会倒向另一边。

    莫释北听闻皱了皱眉,然后冲着莫杰森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

    莫杰森只是来问问苏慕容的情况,没什么事情他也该走了。

    总是不能在这里阻挡他们两个秀恩爱啊,省的秀了他一脸血。

    房门被关上,莫释北的脸色很不好。

    他冷冷的说道:“这种事情我来处理就好了,你乖乖的在家。”

    莫释北想,什么时候他的女人可以不用这么强势,能让他好好的保护她。

    苏慕容永远的一副女强人的样子,只有在他面前才会展现出那么一丢丢的柔软。

    有些事情看似是在应和莫释北,实际上苏慕容却总有自己的道理和想法。

    这样的苏慕容,一点都不可爱。

    “老公,可是我不想这个样子。”苏慕容轻轻摇了摇头。

    因为她亲眼见识过莫家人的心狠手辣,见识过莫家人为了争夺权势地位而亲兄弟的下手。

    她曾经天真的以为,在一个个残忍的事实面前所打破。

    而这一次,她不想再天真下去了。

    谁不想站在最高层,又何必隐藏自己的能力而在这里苟延残喘。

    在莫家,说白了,还真的就是煎熬,一个满墙金砖的牢房。

    “苏慕容,你就是想恢复你的苏氏,对吧。”莫释北冷冷一句话让苏慕容一愣。

    她是这么想的……她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是,可是我……”

    “苏慕容,你的野心什么时候可以收一收。你利用莫家,想要恢复你苏氏的生机。你又利用我,从始至终都是在利用我。”

    莫释北的眼神有些空洞,声音中带着无尽的冰冷。挥舞了几下

    他跟她点破过,明说过,可是他还是那样义无反顾的让她伤害。

    莫释北,你怎么就那么犯贱呢?

    这就是莫释北此时的心里话,谁让他爱上了这样的一个女人。

    说她无情但也有情,只是莫释北此时真的是很迷茫。

    “莫释北,我是利用你,但是我到底是什么心思,你真的不知道吗?”

    她若是对莫释北无情,又怎么会不同意他娶别的女人。

    难道感情洁癖是对一个没有感情的人用的?那还真是笑话了。

    莫释北依然是冷冰冰的模样,仿佛苏慕容说的话他都是没有听进去一样。

    “有些话,我不想挑明了说。没错,我是一开始想利用你来让苏氏起死回生。所以我才会逼迫你,然廖萦卫简单地介绍了廖若的情况后拍了照片。可是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还觉得你自己是个笑话吗?”苏慕容的铁良派来的就是这个幕僚声音很轻很淡,听不出她话中的其他意思。

    仿佛苏慕容想表述的,只是自己的心意。

    苏慕一枪托把他击昏过去了容懂,就好像莫释北他觉得自己交上来的真心被践踏了一般。

    骄傲在知道苏慕容从始至终都在利用他的那一刻,已经是全部崩塌。

    那时候的莫释北脆弱的就像是一根紧绷的弦,随时都有可能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