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朱仙镇之战(3)
    远处扬起了漫天的灰尘,密密麻麻,几乎看不清楚天空,大地在微微的震颤。

    贺人龙手持单筒望远镜,默默看着这一切,长期征伐的他,非常清楚这漫天灰尘和大地微微震颤的含义,他麾下的各级军官,同样明白其中的含义。

    贺人龙麾下的大军,以前配备有火绳枪,不过贺人龙全部淘汰了这些火绳枪,改为以弓箭和弓弩防御为主,火绳枪发射的速度慢,杀伤力都不是很大,且经常出现炸膛的问题,一旦对手攻击到近跟前,火绳枪就和烧火棍差不多,没有丝毫的用处,弓箭和弓弩就不一样了,杀伤力是巨大的,也是令对手胆寒的。

    弓弩已经架设起来,这是贺人龙巨大的依靠,弓弩的杀伤力是异常强大的,不管进攻的对手是骑兵还是步卒,弓弩一旦发射,还能够在精神上面给与对手极大的摧残。

    大地开始震颤,黑压压的流寇,铺天盖地而来。<比听书要紧得多br />
    贺人龙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想不到李自成会采取这种异常突然的进攻方式,没有任何的间歇,没有任何的准备“阿松头啊,抵达朱仙镇既开始了大规模的进攻。

    前方的军士略小钟粗暴地把信封还给她有些骚动,大概是被流寇冲锋的气势所阵势,贺人龙放下了单筒望远镜,跃马朝着前方阵地冲过去,身边的亲兵也跟随冲过去,嘴里大喊大帅来了。

    骚动很快自动消失,不少的军士已经看到了冲向前沿阵地的贺人龙。

    士气在瞬间但是手指头还没动就已经痛入骨髓……不远处传来了几声橐橐的皮靴响和低低的人语声被激扬起来了。

    刘宗敏率领的三万骑兵,展开了大规模的冲锋,既然官军只有两万人,那就用最为精锐的骑兵去冲锋,彻底冲垮官军的防线。只要做到这一步,官军就彻底失败了,因为接下来闯王率领的五万义军军士。会跟随冲锋,官军根本无法抵挡。也无法继续组织有效的防线,至于说两军摆好阵势的厮杀,这不是刘宗敏所欣赏的,也是不会采纳的。

    义军军士刚刚抵达朱仙镇,甚至来不及喘气,就开始冲锋,这表明刘宗敏有着必胜的信心,相信义军一定能够打败官军。

    刘宗敏冲锋在队伍的中间。并未在最前面,他身边的五百亲兵,紧紧跟随在左右,形成了一个品字形,至于其余冲锋的义军军士,是不会嵌入到这个品字形之中的。

    冲锋的气势的确是很惊人的,如同一股洪流,义无反顾的朝着前方奔涌而去。

    这样的冲锋阵势,让刘宗敏非常的满意,甚至有了一些骄傲。这就是他亲自带出来的骑兵,有了非同一般的气势,有了强悍的战斗力。

    官军的防御阵地。刘宗敏心知肚明,那不算什么,一旦骑兵冲过去,战马很轻松就能够跨越那些围栏,他不明白官军为什么会设立这样的围栏,野外作战主要就是需要发挥骑兵的冲锋和厮杀作用,修葺这样的围栏,一定程度上能够阻止对手的冲锋,但更大的程度上是限制了自身的冲锋。让骑兵难以发挥野外作战的主导作用了。

    流寇的骑兵距离围栏只有两百米左右了,前排的军士甚至能够看清楚流寇的脸庞。黑压压的箭雨也开始出现,这都是流寇射出来的弓箭。

    前排的军士迅速支起了盾牌。抵御箭雨。

    贺人龙身边的传令兵,终于举起了手中的红旗,这是用弓弩开始进攻的信号。

    “呜。。。。”

    一米多长的弓弩,带着低沉的渗人的声音,朝着前方的流寇飞去。

    弓弩的射程可以达到八百米,贺人龙早就可以命令军士发射弓弩了,不过他一直都忍着,等到流寇距离阵地只有两百米、流寇已经开始发射弓箭的时候,才下达发射弓弩的命令,发出这样的命令,同样需要强烈的自信,当然如此近的距离,杀伤力也是巨大的。

    密密麻麻的弓弩,如同一条条平行线,朝着流寇飞驰而去。

    没有谁能够抵御弓弩近距离的进攻,可以说近距离黄世郎拱手还了礼弓弩的杀伤力,甚至不屑于红夷大炮。

    贺人龙对于这上千架的弓弩,是绝对保密的,没有”挂上电话任何的泄漏,故而流寇根本不可能侦查到大军携带有如此多的弓弩。

    惨烈的一幕瞬间出现。

    冲锋在前面的流寇,被带着低沉呼啸声的弓弩击中,弓弩巨大的撞击力,不仅仅让前面的骑兵被射的飞出去,甚至连战马都被掀翻在地。

    前排被弓弩击中的流寇,带着弓弩的冲击力,撞击到后面的流寇,冲锋的阵形瞬间出现些许的慌乱。
    “好了
    弓弩还在源源不断的发射,流寇射出的箭雨慢慢的消失,前排冲锋的流寇出如果不是跟雪峥一定是跟另外的女人现了短暂的停滞,后面的流寇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停止冲锋,这让流寇的阵形在几分钟之内,出现了前后拥挤的情况,这样的情况之下,弓弩形成的杀伤力就更大了。

    刘宗敏很快发现了不对,他的眼睛瞬间变得血红,斥候侦查的时候,仅仅说到了官军有防御的阵地,根本没有说到弓弩,这让他能够采用集团冲锋的方式,来摧毁官军的防御阵地,可万万想不到,官军有着如此强悍的弓弩。

    两百米左右弓弩的威力,根本就不是他麾下的骑兵和战马所能够承受的。

    但刘宗敏没有下达撤退的命令,他很清楚,弓弩的发射需要消耗官军的体力,一架弓弩至少需要两人以上来操作,若是弓弩车则需要三至五人才能够很好的操作,换句话说,弓弩的发射是难以持久的,顶多坚持一刻钟的时间。

    此刻若是命令大军撤离,不再进攻,那么义军的士气将遭受到沉重的打击,接下来组织进攻,不可能占到先机。

    厮杀总是有伤亡的,损失一部分的义军骑兵,摧毁官军的弓弩,也是值得的。

    刘宗现在想来敏身边的亲兵,开始大声的叱喝,要求义军也是合理的军士继续朝着官军的阵地冲锋,同时更多的义军军士开始发射弓箭,黑压压的箭雨几乎要淹没官军的阵地了。

    前面的义军军士继续朝着官军冲锋,不过他们已经没有那么自如了,阵地前沿有不少倒地的军士和战马,这些军士和战马,让冲锋变得有些困难,战马是不愿意踏着其他战马的尸首超几个小子!”康德广笑着示意三个半大小子给王团长致谢前冲锋的。

    更多的弓弩还在源源不断的发射。

    冲锋的义军,伤亡越来越大,渐渐的士气也出现了一丝的问题,冲锋在前面的义军军士,已经开始不自觉的躲避弓弩,尽管他我已经戒了们的这种躲避,显得很是多余,毕竟弓弩太过于密集了,前面的义军军士根本就没有地方躲避,只能够期盼自身的运气好,不被弓弩射中。

    刘宗敏的亲兵队长有些忍不住了,开口建议暂缓冲锋,这种白白送死的冲锋,结婚第一年对于义军的士气打击是巨大的,前方义军军士脸上写着的是恐惧,若是一味强行的冲锋,真正等到大军阵形乱了,恐怕官军就会发起冲锋了。

    到了这个时候,刘宗敏也明白了,继续强行的冲锋,不可能达到冲垮官军的目的,只能够造成更大的伤亡,更加的打击义军军士的士气。<险些站立不稳br />
    撤退的命令终于下达了。

    眼看着流寇冒死冲锋,贺人龙也是暗暗惊心,想不到在如此密集的弓弩面前,流寇还能够悍不畏死,这哪里是以前那些一冲就垮的流寇,分明是有着强悍战斗力的军队了,面对这样的军队,自己麾下只有两万的军士,想要取胜是千难万难,想要守住朱仙镇,也变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面对如此强悍的流寇,最好的办法,就是在第一次厮杀的时候,拿出来最为强悍的战斗力,打的对方害怕。

    贺人龙被流寇誉为贺疯子,这个名气可不是随便得来的,是经过无数次战斗厮杀得来的,眼看着流寇准备撤离了,如此好的机会,贺人龙岂会放弃,难得流寇如此的轻敌,大胆的冲锋,故而造成被动的局面,此刻不冲锋他说他将来要当化学家厮杀,还等到什么时候。

    红色的旗帜再次举起来。

    弓弩停止了发射,箭雨出现了。

    战鼓开始擂响,贺人龙亲率一万骑兵,开始了冲锋。

    守候在前方的军士,早就朝着左右两翼躲避开来。

    贺人龙一马当先,战马跃过了围栏,朝着正成为让人一笑而过的笑料在撤离的流寇冲过去。

    跟随在贺人龙身边的亲兵,以及其余的骑兵将士,也不甘落后,冲过了围栏,朝着流寇冲锋而去,总兵大人冲锋在最前面,对所有人都是巨大的鼓励。

    一股红色的洪流朝着流寇的方向冲过去,官军距离流寇不过三百都一把老骨头了米左右的距离,战马冲锋几息的时间就抵达了。

    巨大的撞击声出现,官军冲锋的洪流,瞬间撕开了流寇的队伍,朝着纵身的方向延伸。。。

    刘宗敏已经发现了不对,他亲眼看见贺人龙冲锋在最前面,亲眼看见官军气势如虹,冲垮了他麾下的骑兵。

    这个时候,想着组否则织反击是不可能的,那样只能够造成更大的伤亡,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的撤离,好在后面还有我还真不是卖淫进来的闯王率领的五万大军,官军若是一味的冲杀,等于是自取灭亡。

    刘宗敏下达了全速撤离的命令。

    义军军士如同潮水一般朝着后面退却,顾不上抵御追杀的官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