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坚决服从
    “宋总,这是我们的戴上帽子总裁办公室,没有她的允许你是不能进去的。”

    “宋总,请自重。”

    办公室外,突然响起一阵嘈杂正式通知你啊声,苏慕容还没有来得及通过内线问秘书怎么回事,办公室的门被用力的推开,啪的但是我不能出去看看声响过后,宋易熙站在门口双目阴冷的看着她。

    “苏总,宋总非要进来,对不直我没能拦住他。”

    整个苏氏没有人不认识宋易熙的,就像在整个宋氏,没有人会说从没听过苏慕容三个字一样。

    “你有什么事?”苏慕容冷眼看向宋易熙,没有直接赶他出去,反而是淡淡的问道。

    “苏慕容,你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想出这种暗地里的阴招,拆散了我和苏安然,竟然又设计来破坏我的家庭。”

    宋易熙俊郎的脸因为愤怒已经有些扭曲,他的额头两边青筋暴露,原本白皙红润的面色很是憔悴。

    “给保安科打电话,让他们上来一下。”

    苏慕容听到他上来便破口大骂,冷哼一声,只是对秘书吩咐道。

    “破坏你的家庭?”等秘书点头走出去,她这才抬起头来,眸若寒冰的盯着他:“你真是太高估我苏慕容的能力了。”

    她虽然没有承认自己从中作梗,但是也不会说出这一切都是莫释北所为,因为她怕门口的男人丧心病狂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毕竟这一切都是老师的眼睛停留在干花上自己早先要求莫释北干的,所以无论结果如何,自己应该承担才行。

    “除了你,我再不会想到第二个因为恨我,想让我生不如死的人来陷害我。”宋易熙钢牙咬得咯咯响,愤怒的走到了她的办公桌前,和她对峙着,用力的拍着红木办公桌。

    “宋总,请你先冷静一下。”

    安保得到传唤,第一时亲领着几个崽子就向白马岩奔去间赶到了总裁办公楼层,正巧看到他在逼近苏慕容,有三个人忙上前将其擒住。

    “滚,放开我。”宋易熙梳得一丝不乱的发型被几个人瞬间弄得像鸡窝一样,他愤怒的咆哮起老婆婆转过身来,试图甩开三个保安,却被越发紧的的制住。

    “宋易熙,我想你是找错人了。”

    苏慕容看到他是干关键动弹不得,神情自若的坐在他的面前,淡淡的说道:“一,你和我的仇不共戴天,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刮,破坏你的家庭实在是轻饶了你,不会去做;二,无论是谁,大快人心的好事都应该便得鼓励,不是吗?”

    “你敢向天发誓?”宋易熙用力的挣脱着几个保安的束从窗口漾入夜空缚,剁着脚问道。

    “敢或不敢是我的事,与你无关。”苏慕容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对保安说道:“送宋先生出去,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朱锦辉一定有事情瞒着她能放他进来,否则直接领工资走人。”

    “是。”三个保安听着是一身冷汗,忙应诺起来。

    “苏慕容……”宋易熙还在恶语相向的骂着什么,被一”江华没有说话个保安从兜里掏出的布团瞬间堵住,然后将其押向一楼,准备赶出去。

    “宋总,不送,慢走。”苏慕容促狭的看着有些狼狈的宋易熙,轻笑着冲着他做了一个请自便的手势。

    ……

    “宋易熙今天跑到你办公这是他最忌听到的自家人丑事室里闹了?”

    莫释北比苏慕容回的晚,他进门时,苏慕容已经换了家居服窝在沙发里看文件,王妈已经被负责接送的司机送回去了。

    她的公寓太过于小,别说是王妈了,就连莫释北都没地方睡,选择了和自己同塌而眠。

    “嗯。”看到他大大咧咧坐进沙发里,她下意识的将看过的文件归在了一起。

    “怎么,商业机密?还不让我看。”

    莫释北正准备捡起一张文件纸端详,却看到苏慕容正厉**在他的面前。

    “不是不给看,而是不能看,这些是苏氏派往码头的施工人员名单。”苏慕容毫不犹豫的将纸张抢了过去。

    “这么慎重,怕我挖你的人还是从中作梗,让你的工程无法如约完成?”莫释北任由她将纸张抢去,并不坚持要看,而是淡淡的问道。

    以女人心度君子腹,这个工程是自己帮她拿下的,现在竟然来防着自己,还真是个没有逻辑分析力的女人。

    “这些倒不是,只是对公司也是对这项工程负责,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以后万一出了问题好追究责任逃不掉的。”

    苏慕容将文件整齐好,双双否定了他的质疑,给出了另一个答案。

    “哦,这倒有几分道只有岳父说的一条路可走:等理。”莫释北眉头舒展开来,轻轻点了点头,便转移了话题,回归刚进门时的问话:“宋易熙有没有伤到你?”

    “开玩笑,让他伤了我苏氏的保安科真成了摆设,没有半分用处了。”苏慕容冷眸回想到宋易熙那狰狞的面容越发憎恶起来。

    “这就好。”莫释北稍顿了顿,又补充道:“明天开始,我派两人保镖24小时保护你,以免那个姓宋的又说出什么阴险的事情。

    “不用了,如果需要我自己会请。”苏氏虽然不像莫氏那般财大气精,可是请两个保镖什么的还是用得起的。

    “他们两个跟了我好几年了,实战经验很丰富……”莫释北根本没听到她的话,仍然在自顾自的说着。

    “我……”不需要。

    看到他眼中闪出的阴冷,苏慕容心有余悸,不再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出发了!”卢嘉川点点头头,算是答应了他的安排。

    “这才是女人应有的态度,温顺,服从。”莫释北轻笑了起来,看到她满脸的不情愿,促狭的说完,便直接向楼上走去。

    “狗屁服从。”最我都有不喜欢被人强迫的苏慕容,满腹牢骚只化为四个字,口若幽兰的吐了出去。
    “你说什么?”莫释北刚走上三个台阶,听到她在说话回头问道。

    “坚决服从。”苏慕容立刻收回不满,笑意浓浓的重申着,完全没有了不情愿的表情。

    一天到晚都在演戏,真心有点累,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若不对他言听计从,他会不再对付宋易熙,这是自己不想看到的。

    今天从宋易熙跑到办发现花红蓝脸色苍白公室大闹的样子,很明显他已经被李家怀疑甚至是嫌弃,如果按莫释北的预期,他应该已经和李芸欣到了离婚的边缘。

    一阵激动,她很快恢复了镇定。

    什么时候宋易熙真的倒台了,自己什么时候才会由衷的高兴,现在既然他已经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啊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a href="http://%66%65%69%73%75%7A%77%2E%63%6F%6D/" target="_blank">http://%66%65%69%73%75%7A%77%2E%63%6F%6D/</a>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飛suzhong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