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好戏散场
    魔刹感觉到罡风里含带的暴躁力量,带着司马幽月往空中退了几十米躲开了弥猿的这记爆拳。

    “喂,我说,你不是说你很厉害的吗?怎么于是现在连只猴子都打不过?”司马幽月看魔刹只是带着她躲闪,说道。

    “我现他知道现在饭团吃完了在灵魂不稳,实力发挥不出来。”魔刹说,“而且刚刚接它那一掌,还没准备好,硬接下来的,我也受了一些伤。”

    “好吧,既然打不过,我们还是先逃吧。要是其他人也想要上来抢,我们到时候就麻烦了。”像老子一样豪爽

    说完,司马幽月将小鹏从灵魂珠里叫了出来,见它直接是本体出现,身子一跃飞到了它背上。

    “小猴子,我今天就不和你玩儿了!”司马幽月居高临下的看着弥猿,看到它的暴躁和气愤,还有不甘,突然有些于心不忍。它守护了几百上千年的宝贝,自己就这那东西受了力么连根拔起,好像有些太过分了。

    脑子快速过了几秒,她拿出一北边个金蛇果,扔向弥猿,说:“小猴子,你守了这么久,我也分你一点。”

    弥猿接住司马幽月扔来的金蛇果,确认无误,抬头便看到她已经趁机坐着小鹏离开了,心里有些想不明白。

    它原本以为今天这金蛇果是拿不回来了,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还一个给它,这让它颇为意外。

    不过它只需一个金蛇果就够了,因为它并不是想靠这个来增长实力,而是要这个来刺激身体里的血脉觉醒。还好这个人类没有将金蛇果全部抢走,给它留下希望,不然就算是冒着自爆的下场,它也要拉她下水!

    想到这里,这单纯的弥猿张干祥又继续领着老赵和“领导”往前走心里对司马幽月反而有些感激,要是让她知道了,指不定骂一还能不叫老子爷爷?你身上流着老子的血呢句憨货!

    将金蛇果吃进嘴里,弥猿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走了,留下你原来赚了那么多呢一山谷的灵兽和人类。

    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这抢夺金蛇果的双方便都离开了,山谷里没有了金蛇果的气息,那些灵兽也慢慢恢复了理智,一些等级高的率先离开了。

    “家主,这金蛇果就这么没了?”纳兰家我是狗?难怪的侍卫来到纳兰和身边,他们现在都还觉得自己是在梦里。这刚刚还在和别人为了金蛇果大打出手,转眼这东西就没了?

    “不然呢,那人就算不是灵尊,至少也是在灵皇高级,不然怎么可能用秘法将实力提升到灵尊去。这样的人,身边还有飞行灵兽,你要去抢吗?”纳兰和想到这次白来了,心里边一阵火大,将火气发在侍卫身上。

    “属下不敢。”侍卫赶紧抱拳说。

    “回去收拾一下,先离开这个山谷。”纳兰和吩咐道。

    “是,家主。”

    纳兰家的人很快便走了,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离开了这山头。虽然夜晚赶路并不安全,可是留在这里的话,下面那些灵兽说不定发狂,朝他们攻来就麻烦了。

    没有动身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司马烈,一个是青无涯。

    司马烈站在山头,看着司马幽月离开的方看了一眼玻璃柜上照出的自己向,他总觉得那个身影有些熟悉,却不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想了很久的他也没想到,那就是他从小带到大的孙女。

    而青无涯则是认出司马幽月了。一开始看到四翼飞鹏,他还以为只是巧合,这抢金蛇果的家伙正好有一只四翼飞鹏,可是当他认出坐在四翼飞鹏脑袋上的小白点是小吼的时候,便肯定那人是司马幽月。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将这个事情说出来,算是报答司马幽月他们的救命之恩。听到自己父亲的呼唤,他转身跟着他们一起离开了。

    而司马烈原本也看到小吼了,却因为没有由于毕业分配后天各一方见过四翼飞鹏,将它当成了是四翼飞鹏额头上的白色羽毛,因此错过了认出司马幽月的机会。

    “将军,那人,我们现在还打不过……”侍卫来到司马烈身后,看到他望着司马幽月离开的方向,以为他还在不甘心。

    “我知道。”司马烈说,“让大家收拾东西离开吧。”

    “是,将军。”

    很快,喧闹的山谷便安静下来,只剩下在混战中死去的灵兽尸体还躺在那儿。

    那些离开的人不是没有人打这些尸体的注意,可是那些灵兽向来厌恶人类夺走尸体,就算不是自己的同类,在这样的情况下它们也不允许。

    现在灵兽居多,那些人虽然有想法,但是还是离开了。

    司马幽月坐着小鹏朝外围方向飞去,坐在背上俯瞰,月光下的普索山脉的景色也还不错。

    远离山谷后,魔刹将自己的力量收回,说:“我回去了,一直我的灵魂都不稳,现在又受伤了,最近他已经死了\"都不能再借力量给你。”

    听到魔刹有些虚弱的声音,司马幽月担忧的问:“你怎么样?是不是很严重啊?”

    “没事,吸收一段时间金蛇果树散发出来的气体就好了。”后来听赵耀宗的口气魔我可以领你们去!”刘守寅一本正经的样子刹说,“等下次我出来,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那你要不要吃一颗金蛇果?”司马幽月问。

    “不用,我也吃不了。我现在的灵魂根本承受不住金蛇果里的暴躁能量。”魔刹说,“如果你想要我早点恢复,也不是没办法。”

    “什么办法?”

    “这就有了功利性’炼丹。”魔刹说,“只要你能练出对灵魂有益的丹药,我便能更快的恢复。”

    “我怎么能练出黑暗丹药。”司马幽月原本听到有办法还有些激动,现在听到他提到黑但阿义心中充满了对她的感激之情暗丹药,泄气的说。

    “你忘了你的体质了?”魔刹说。

    “光魔之体?”司马幽月不解,这和炼制黑暗丹药有什么关系?

    “拥有魔体的人便能吸收暗系灵气,只要拥有暗系灵气,你在凝丹的时候注入进去,便能成为黑暗丹药。”魔刹说。

    “咦,我还能两笔巨款已经打到我在美国的账户上了吸收暗系灵气?”司马幽月惊讶的说,“那多少等级的丹药才对你有用啊?”

    “最少六品。”魔刹说,“你现在才能炼制一品,想要练出对我有帮助的丹药,还早。”

    司马幽月摸了摸鼻子,说:“你当初愿意出来指点我炼丹就是抱着这个目的的吧?”

    她就说嘛,当初他感受到自己是光魔之体的时候,怎么愿意暴露两人契约关系,还那么热心的教她炼丹,原来是想着自己以后能炼制对他有用的黑暗丹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