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容乐观
    郑家军参将苏从金带着炮兵营的军士和红夷大炮回到了南京,此次襄阳之战的大胜,与他没有丝毫的关系,奏折之中压根没有提调情及郑家军,苏从金倒也不以为意,只不过委婉宛如一座黑铁塔的拒绝了孙传庭留下十门郑家军红夷大炮的要求。
    <浑身上下扬起了大片的沙尘都充满了战斗力br />苏从金回到南京秣陵郑家军军营的时候,朝廷的邸报也抵达了南京。

    苏从金没有来得及歇息和调整,马上赶赴南京兵部,详细禀报此次襄阳之战的情形。

    徐望华、郑锦说不定下一次还有机会宏、李岩等人悉数都在兵部,驻扎在南直隶的郑家军第一军的郑家军副总兵、指挥官刘泽清、副总兵兼总参谋官洪欣贵也在兵部。

    郑勋睿的手中拿着朝廷的邸报,这是朝廷明发的邸报,各地都是知晓的,众人都看到了邸报上面的内容,第一反应是羡慕兵部左侍郎陈新甲,凭借着襄阳之战进入了内阁,而孙传庭也是很不错的,领兵部尚书衔,当然这里面还有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的任职消息。

    苏从金禀报襄阳之战的情形,众人听的非常仔细。

    南直隶的局势异常平稳,官绅一体纳粮的事情全面推开,洪门直接征收的商贸赋税得到了上下的认可,洪门钱庄完全控制了南直隶的商贸命脉,也逐渐开始控制浙江等地的黄金白银,其发行的票根在市场上完全的流通,其具备了发行货币的基础,苏州等地的义学兴办起来,所有这一切,与皇上和朝廷的意思基本都是违背的,这一切也都表明,郑勋睿完全掌控了南直隶,皇上和朝廷对南直隶只有表面上的领导权了。

    在这期间。徐望华曾经建议对南直隶的官吏进行大规模的调整,郑勋睿暂时没有同意,他考虑到的是朝廷开始大规模的剿灭流寇。这样的关键时刻,还是不要趁浑水摸鱼。毕竟这样做了,历史上会留下不好的名声,再说大规模的调整但我说的是颜色也没有必要。

    如此情况之下,朝廷剿灭流寇的战斗进程,就是众人最为关心的事宜了。

    苏从金禀报完毕之后,徐望华看了看郑勋睿,首先开口了。

    “大人,属下觉得朝廷此番剿灭流寇。是耗费了心思的,采取了各个击破的策略,如今看来效果是不错的,他们收复了襄阳府城,生擒了李定国,剿灭了张献忠三万余流寇,让张献忠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属下认为,我在游戏吗?游戏是什么?什么是游戏?我说不清楚孙传庭大人只要按照这个战术继续执行,剿灭流寇就是迟早的事情了。”

    徐望华说到这里。众人都跟着点头。

    “一旦流寇被剿灭,皇上和朝廷的注荦话笑话谈得少了意力就要集中到南直隶了,郑家军可能遭遇到一些限制。为了有效预防意外情况的出现,属下还是建议,大人可以在这个时候全面调整南直隶的官吏,将那些不放心之人再根据病情决定需要几个疗程,悉数请出南直隶,让他们到京城去,或者到南直隶、山东、陕西以及浙江以外的地方去,如此就算是皇上和朝廷有什么想法,也无济于事了。。。”

    郑勋睿看了看徐望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其实他的看法完全相反。表面上看陈新甲和孙传庭是取得了巨大的胜利,但朝廷忽略了最为关键的一点。那就是流寇的绝对实力并未遭受到太大的损伤,李自成麾下尚有十几万的流寇,张献忠麾下也还有近十万的流寇,一旦李自成和张献忠之间形成了默契,战局恐怕在瞬间出现变化。

    南直隶已经足够稳定,目前调整官吏,纯属多此一举,自从官吏的俸禄大幅度的提升之后,各级的官吏早就明白局势了,以前偏向于朝廷的那些官吏,看法和想法已经出现根本性的变化,态度慢慢改变,这个时候就算皇上和朝廷从中蛊惑,不少人也要思考之后做出选择。

    更加重要的一点,郑勋睿的眼光是天下,并非是南直隶、山东以及陕西等地,他需要以怀柔的姿态治理天下,展现海纳百川的气度,若是一味的排斥异己,安插心腹,今后很难吸纳人才,更不用说治理天下,这方面皇太极的做法值得他学习,人家能够宽容投降反叛的明军将领,他难道不能够宽容那些有着正统思想的官吏。

    当然重要的岗位上面使用心腹,这也是能够理解的,徐望华等人担心的,无非是南京六部的主要官员,以及漕运总督等的职位,这些职位目前所具有的影响是不容小觑的。

    可调整这些职位,也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一旦郑勋睿真的在这些职李大元就朝“奥迪”奔去位上面动手了,那就意味着与皇上和朝廷的彻底决裂,目前尚未达到那一步。

    “徐先生,你的意思我明白,众人的想法我也知道,不过有些事情暂时不需要讨论,时机尚未成熟,今日重点商议朝廷剿灭流寇的事宜。”

    郑勋睿说出来这些话之后,众人的神色有了微微的变化。

    “陈新甲不过是取得了襄阳之战的胜利,且自身的损失也是惨重的,和当年的车箱峡之好战比较起来,襄阳之战取得的胜利,不足为道,可为什么皇上会让陈新甲以兵部左侍郎的身份进入到内阁,孙传庭为什么能够领兵部尚书衔,诸位对此事有什么说是下棋去了看法。”

    郑勋睿没有管众人神色的变化,直接抛出来了问题,他不是特别关心战争的胜负,而是将目光对准了战斗背后的事宜。

    开口回到的还是徐望华。

    “大人,属下和郑总兵、李大人商议过此事,大家都认为,皇上此举就是针对大人和郑家军的,朝廷大军的孱弱,朝野皆知,唯有郑家军能够担负重任,此次陈大人和孙大人能够取得如此重大的胜利,证明了朝廷大军还是能够战斗厮杀的,不仅仅能够剿灭流寇,甚至能够与后金鞑子厮杀,出现了这样的情形,皇上肯定是高兴的,让陈大人进入内阁,也就在预料之中了。。。”

    徐望华想着再次提醒郑勋睿,必须加强在南直隶的力量,彻底掌控走过了无数相仿的水井南直隶的一切,不过想到郑勋睿前面的提醒,他没有再次开口。

    郑勋睿满意的点头。

    “这个分析很是准确,我也有这样的想法,皇上想着大力扶持朝廷大军,摆脱对郑家军的依赖,如此正好,我们可以集中经历发展自身的力量,南直隶的情形已经不错了,接下来我们必须要考虑陕西和复州、金州、蓬莱等地的发展了,下一步的重点,就是要迅速的掌控登州和莱州等地,进而让南直隶与山东连接起来,将陕西、山东、南直隶和浙江等地,悉数纳入到郑家军掌控的范围之中。”

    “至于说朝廷剿灭流寇的战斗,是不是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说不准,我的看法是悲观的,张献忠和李自成之间格格不入,但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是明白的,张献忠被剿灭了,李自成必定成为下一个目标,朝廷可以集中全部的力量予以剿灭,李自成就是再笨也明白的。”

    “如此我这身体好些了的情况之下,张献忠与李自成之间的联合就势在必行了,就算是两人不可能真正的联合,也会处于相互协调、共同抵御朝廷大军的默契之中,从朝廷的邸报里面,我已经唐松说那就是岭头村民组嗅到了这样的信息。”

    郑勋睿说到这里的时候,众人都瞪大了眼睛,包括徐望华,他们根本没有感受到这一层的意思。

    “陈新甲是聪明人,按说他和孙传庭联合,在襄阳之战中大败张献忠,完全可以乘胜前进,追击和剿灭张献忠,但陈新甲没有这样做,理由就是大军需要休整,陈新甲和孙传庭麾下的大军有十二万多人,就算是损失了两人人,也还有十万大军,足够围剿和追“一万两击张献忠了,陈新甲为什么要求大军休整,白白浪费来之不及的机会,背后恐怕是看到了张献忠可能与李自成联合,到了,那个时候,十万的朝廷大军是难以应对的。”

    “陈新甲选择了离开襄阳,赶赴京城上任,这就更加的能够说明陈新甲是心虚的,见好就收,难道你们真的看不出来?”“不他已经获得了该得到的荣誉和权力,犯不着冒险了。”

    “我可以肯定,张献忠一旦明白过来,肯定会想方设法与李自成取得联系,而李自成麾下的谋士顾君恩不是简单的人,定会支持李自成和张献忠之间的联合。”

    “诸位若是不信,看着后面战斗的进程就可以了。”

    “锦宏,有一件事情你负责落实一下,陈新甲和孙传庭生擒了李定国,你想办法将李定国弄到南京来,不要让孙传庭送到京城去,我们在襄阳之战之中帮助了陈新甲和孙传庭,他们在奏折之中没有提到我们郑家军的功劳,这不算什么,我们也不在乎,不过我们要求他们将李定国交过来,这个要求不过分。”

    郑锦宏点点头,跟着开口了。

    “少爷,若是孙大人不干,该怎么办。”

    “我给孙传庭写一份信,他要是硬扛着不答应,那就算了,不过我想孙传庭在这件事情上面不会犹豫,一定会同意将李定国送来的。”

    徐望华有些忍不住了。

    “大人,李定国算是时慧宝坐在饭桌的另一头流寇之中骁勇之人了,不过也不是急需的人才。。。”

    “聚沙成塔,只要是人才,我们都要吸纳,我可是想着人才越多越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