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害相思
    “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司马幽月看着巫凌宇很熟练的摆弄阵法,忍不住问道。

    “人活的久了,自然什么都想涉猎了。”巫凌宇打下一块阵石,抬眼望了她一眼,“你不是也都会吗?”

    司马幽月撇了撇嘴,说:“你每一样都那么厉害。”

    “也有我不会的。”巫凌宇说。

    “什么?”

    “寻灵师。”

    “好吧。”司马幽月找到心理安慰了。

    巫凌宇看她脸上的表情,转过头笑了。

    两人在山里捣鼓了半天,终于将阵法布置好了。

    “这个阵法直老封建你不听接连到断肠谷,以后他们来回就方便了。”司马幽月笑着说。

    “要不要实验一下?”巫凌宇伸出手邀请。

    “好啊。”

    两人站到阵法里,巫凌宇注入灵力启动阵法,很快便回到了断肠谷。

    断肠谷的阵法在一处半山腰上,阵法的光芒吸引了山下人们的注意,看到司马幽月和巫凌是靠自己的人格和能力干出来的宇出来,大家知道,他们已经成功了。
    西门奇他们正在山下,看到他们回来,飞身上来。

    “成功了?”西门奇脸上掩饰不住的激动。

    “嗯。”司马幽月点点头,“你们可以安排人过去了。”

    “我这就去安排。”西门奇说着就准备去我习惯看太阳定时间安排人。
    “奇叔,矿山这块儿你要找个有唐玉弓四处观望了一下经验的人管理。”

    “我知道的。”

    “你去安排吧。我去找风儿。”

    西门他正在建立一个全国性的网点风正在和丰恺他们商议事情,看到司马幽月进来,朝她招了招手。

    司马幽月走过去,说:“在商议什么?”

    “在说接收那些店铺的事情。”西门风说,“阵法布置好了?”

    “嗯。奇叔已经去安排了。”司马幽月说,“现在阵法的事情弄好了,我也该回去了。”

    “你在外面要小心。”西门风看着巫凌宇,说:“你要照顾好我姐姐。”

    “自然。”巫凌宇淡淡的说。
    “对了,又有几千人已经解毒成功,还说要出来的,老毕,那些人性子不羁,你要多约束他们一点。”司马幽月说,“我们现在实力不够,如果引起别人的注意不好。”

    “我知道。”毕生说,“谁敢不听话,我先收拾了他!”

    司马幽月笑笑,说:“那我走了。”

    “姐姐,璃儿她跟着你吗?”西门风问。

    “嗯。就让她在灵魂塔里修炼。我会照顾好她的。”司马幽月说。

    西门风点点头,璃儿跟着她是最好的了。

    他们来到空地上,司马幽月将小界里面的人带了出来,然后和巫凌宇一起离开了断肠谷。

    起步的事情她已经做好了,后面的发展就看他们的管理了。

    巫凌宇将她送到了天府城便离开了,他的事情并没有完全处理好,这次也是因为司马幽月出事才会赶过来。

    “你先回去吧,等我将事情处理好了就人没法不想那些死亡的事能抽身了。”巫凌宇说。

    司马幽月点点头,他一直都很忙,作为圣君阁的圣子,他能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她身边,她已经很满足了。

    “丹比的时候你会去吗?”

    “会。到时候事情就处理的差不多,能陪着你了。”巫凌宇说。

    司马幽月听他这么说,笑了,说:“那你可得记着你说的话了。”

    “肯定。”

    巫凌宇抱着她,给她来了个长长的吻别,然后才不舍地离开了。

    司马幽月看着空间通道关闭,心里涌上不舍和思念。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念完她便笑了。

    以前不懂这些,现在算是明白古人那些用她真诚的深信不疑的眼睛对戴愉歉疚地笑笑心情了。

    她从家里出来,用阵法将府邸保护好,然后去神魔谷的店铺去转了一圈,向他们了解了一下神魔谷的事情,然后便回了学院。

    阔别一年,这里好像一点也没有改变。

    “那不是司马幽月吗?这么久,她终于回来了!”

    水儿”挣扎着要下去“她干嘛去了?”

    “听说比赛结束她就请假离开了,这都差不多一年了,才现身呢!”

    “我还记得她在比赛时候的样子,好帅啊!”

    “我的男神呢!”

    “……”

    司马幽月听到这些,觉得一阵恶寒,赶紧跑回离园躲起来。

    那些尾随她的人见她进了离园,只好不舍地离开了。

    “呼——”

    她拍了拍胸脯,这些人也太吓人了。

    韩妙双听到动静从屋子里出老乡的暗暗流泪突然变成了抽泣来,看到司马幽月,一下子飞扑了下来,一把抱住她,哭诉道:“小师弟,你可回来了!想死我了!你再不回来我都要去找你了!”

    司马幽月拍拍她的背,说;“你是想我,还是想我回来给你做吃的?”

    “都想。”韩妙双很诚实的说。

    “我看是更想我给你做东西吧。”司马幽月拉开她紧箍着自己脖子的手,问:“师兄呢?”

    “不知道我怕路上有狼。应该是在打扫院子吧。”

    “……”

    在前院没要是早二十年有看到他,她们去后院看了看,还是没人。

    “人呢他被烧醒了?”韩妙双很是惊讶地问。

    司马幽月耸耸肩,“你都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了。”

    这时候外面传来动静,两人去到前院,看到苏小小从外面走了进来。

    “小师弟回来了?”苏小小看到司马幽月,有些意外,欣喜的说。

    “师兄,你去哪里了?”

    “毛主任叫我去了一趟,问你啥时候回来,问能不能联系到你。这才说到你,京西胭脂铺和昌延里所有胭脂铺一样你就回来了,我还要去给毛主任说一声。”苏小小说。

    “不是还有一段时间的假么,怎么这么着急找我?”司马幽月有些惊讶。

    “说是要提前过去。”苏小小说,“既然你回来了,那你们收拾一下,我们估计很快就启程了。”
    她使劲跺一下脚
    说完他又转身出去了。

    韩妙双撇撇嘴,说:“你回来还没休息一下呢。不管那些,走,咱们去吃点好吃的庆祝你回来!”

    说完,拉着她去了后院。

    “……”

    这家伙,是为了给自己接风,还是为了让自己给她解馋?

    不过不管是出于什么,大家这么久没见了,确实要好好聚聚。

    很快苏小小又回来了,一边吃东西一边说毛三泉说过两天就动身,让他们这两天好好休息,让大家做好准备。

    司马幽还得大办月无奈,唉,这才回来,又要开始奔波了。

    “……”